##EasyReadMore##

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

台皮膚、華面具(三)(by 老皮蛋)

~前承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cliquer/17980952
漢族所稱的百越族,與台灣多數居民有最接近的血緣。但在台灣人民的世界觀中,百越族並非認知或行動的主體,反而是被研究、甚至被征服的他者。上圖的油畫出自某中文百科全書網站的「南平百越」條目。
{###_cliquer/26/1170408585.jpg_###}

被殖民者的GGY心理動力


  Fanon在該書第六章「黑人的精神病理學」寫道:「我們在有色人種身上發現(與白人)相反的情形:在正常家庭裡長大的正常黑人孩子,只要跟白人世界接觸就不正常起來。」這在台灣也適用,回顧筆者的成長經驗(見前述),小學前很願意講母語、不會歧視任何人,可是上了小學、開始接觸殖民者(代理)、加上講「方言」要被罰錢,筆者就成為
GGY了;其後到台北中國城居住,症狀又更嚴重。筆者也在許多其他人身上發現類似的情形。



  Fanon引用Sigmund Freud「被潛抑創傷的重返」理論說明這狀況:在黑人/台灣人小時,看的童書(電視)都說「白人/中國人是好人,有色人種/匈奴吐蕃百越(註十二)是壞人」,小朋友都以為自己是好人(白人/中國人);直到接觸真正的白人/中國殖民者,被殖民者才發現「好人」是別人、自己不是真正的「好人」(因為膚色、習俗、語言不同)~那是多麼可怕的混亂啊!所有被潛抑的兒時創傷經驗都重返了,於是當事人退化、使用原始的防衛機轉(註十三):因為自身被否定,所以認同殖民者、想要成為其中之一,緊抓殖民者的文化價值、當作理想目標,同時投射自卑感至外界他者(其他鄉親、原住民、客家人或福佬人、東南亞移民,罕有弱勢中國移民、但不會是殖民統治者)、開始會歧視他人;以上種種,都是典型的GGY complex



  因為媒體的推波助瀾,許多被殖民者努力地學習殖民者,包括學習「歧視其他被殖民者」(尤其是原住民)、以證明「自己和殖民者一樣高級」。像「康熙來了」「全民最大黨」等節目,都常以嘲笑台客形象為笑點,一些缺乏自信的群眾(台灣人或戰後移民都有),也跟著嘲笑台客,這就使GGY成為一種流行了。



  為何在被潛抑創傷重返的時候,(大部分)被殖民者會選擇認同殖民者的價值,因而自卑、而GGY;卻不是擁抱本土、擁抱被殖民者、進而反抗殖民者呢?一方面我們可以從自體心理學(註十三)來理解,另外也可以從拉岡Jacques Lacan)關於「父之名」(註十四)和語言的理論來理解。


王偉忠除了會幹中田英壽捐出義賣的球鞋,也是惡質的種族歧視者。他身為殖民統治集團的一份子,藉由不公平競爭而能進入無線電視台、占據發言位置,卻毫無反省,經常在節目中醜化他者、表現出大剌剌的歧視態度,包括「中國殖民者對台灣人的歧視」、以及「既得利益者對弱勢者的歧視」,甚至要原住民歌手學熊叫。相對的,地下電台只能在後戒嚴體制鎮壓下掙扎求生,但常能堅持庶民發聲的理想(G. C. Spivak (1988) : Can the Subaltern Speak?。還有一個問題:民間自製藥物(假藥?)會比國光疫苗危險嗎?這種對庶民發聲的賤斥,最近也出現在一位「副教授」(?)的胡言亂語中(連結)。



再談語言的殖民



  Fanon在書中提到:掌握某種語言,也就掌握了這語言所表述指涉的世界。然而根據拉岡的理論:我們不太可能掌握語言,反而更可能被語言所掌握。當我們學習中文,同時也在學習(並內化)中文的思考模式、以及教中文的人(殖民者)的意識型態。殖民者意識型態也因此佔據了「父之名」的位置,決定了被殖民者的理想、慾望與認同。



  當我們說「西藏」「新疆」而不說「圖博」「東土耳其斯坦」,就會以為她們屬於中國,忽略過去她們的獨立地位、以及現在人民的獨立意願;當我們說「奮起湖」而不說「畚箕湖」,就會以為蔣介石開發了這個地方,忘記鐵路是日據時代建的,此前早有原住民住在這裡;當我們說「仁愛鄉」和「信義鄉」,就會以為中國人發現這個地方,忘記泰雅族和布農族早在這裡住了幾千年。就像美洲原住民住了幾千年的島嶼,西班牙殖民前鋒哥倫布初來乍到,就以國王的名義宣布占領、並命名為薩爾瓦多,而我們也真以為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。



  當我們說「台灣光復」而不說「國府領台」,就不會知道舊金山和約並未規定台灣歸屬;當我們說「外省人」而不說「中國殖民者」、「戰後移民」,就會忽略國民黨政權的殖民本質;當我們說「蓬萊仙島」而不說「Formosa」,就會以為台灣是屬於中國的東南疆域,忘記台灣其實是西太平洋、美麗而獨立的島嶼;當我們說「大陸」「內地」而不說「中國」,就會以為那是國內的一個地區、忘記長年以來都是不同的國家;當我們說「中國統一」而不說「中國侵台」、「武力占領」,就會忽略中國霸權的帝國主義本質。



  所以,如果不得不使用殖民者的語言,我們必須小心排除其中的殖民者意識型態,並重新創造(或還原)屬於被壓迫者的語詞,賦予這語言去殖民/反壓迫的能量。



{###_cliquer/26/1170408586.jpg_###}
本部落格寫手翻譯的經典書籍「遮蔽的圖伯特」。在「圖博、圖伯特、西藏」這幾個詞中,要使用哪個詞來稱呼這土地和人民,一直是文字工作者爭論的話題,甚至在圖伯特流亡政府內部也有爭論。
 


不同族群的被殖民者



  Aimé Césaire曾提到:殖民者常分化被殖民者、製造其內部矛盾,藉以癱瘓反殖民力量、遂行殖民統治。這正是台灣的情況,國民黨政權透過媒體或耳語宣傳,不斷強化福佬客家之間的矛盾、以及原住民對反對派的不信任(註十五),甚至虛構出「福佬沙文主義」;藉由這種「挑撥族群」的技倆,殖民者的特權被默認,統治者的殖民本質被遺忘,最嚴重的不義被忽視,於是被殖民者的團結成為(幾乎)不可能。



  那麼福佬人裡面有沒有GGY?有沒有人歧視弱勢?當然有,最近(2009)就有兩個明顯的例子:一是郭素春、一是盧嘉辰。盧嘉辰的名言是「陳菊中風是拆蔣銅像的現世報」(註十六);郭素春則是說過:「高水準~不想生小孩,反而是那些知識水準較低的、做工的人,~那些人反而生的孩子越多!」一是對病人、一是對弱勢勞工,兩人都缺乏最基本的同理心(簡稱「沒人性」)。然而這兩個歧視者是福佬沙文主義者」嗎?當然不是,他們可是如同上文描述:以殖民者為認同對象、甚至參與殖民統治的附庸。福佬血統/文化非但不是他們傲慢的根據,還可能是鄙夷/亟欲擺脫的對象。



  「福佬沙文主義」這個詞的出現,一是誤會、一是統治者的虛構。在殖民體制下,殖民者最可能歧視他者,其次就是認同殖民者的他人:例如前文所述的台灣人GGY,或是Fanon書中「歧視塞內加爾人的安地列斯人」;而他們認同的都不是自己的族群、反而是殖民者族群。因為GGY的成因就是缺乏自信,他們不太可能以被殖民/賤斥的群體作為認同對象、那樣撐不起他的自我價值感。



  一般而言,原住民較少有GGY phenomenon,但有一個特例:馬英九接見原住民頭目時,有頭目向馬嗆聲,原住民立委孔文吉就質詢原民會主委:「是哪一個頭目?頭目怎麼挑的?」孔文吉認同殖民者、輕賤自己出身的被壓迫族群,這就是典型的GGY了!



{###_cliquer/26/1170408590.jpg_###} {###_cliquer/26/1170408588.jpg_###}郭素春和孔文吉,都是歧視鄉親、賤斥自己族群的「民意代表」。



註十二:中華帝國在擴張領土時,史家為合理化侵略/殖民行動,都會強調漢族中心主義、醜化周邊少數民族,將其描寫成野蠻落後陰狠、無端侵擾邊疆,卻忽略漢族本身的侵略或野蠻行為。吐蕃國土即今之圖博,過去中華帝國醜化吐蕃,現在中國也繼續醜化達賴喇嘛;百越是中國古代史中、活動範圍(閩浙之間)最接近台灣的少數民族,也曾被某些電視劇醜化~當然最被醜化的還是匈奴女真等遊牧民族。台灣小孩在童書電視上常看到「非中原民族的負面形象」,在接觸到「真正」的「中原人/文化」(戰後移民、較晚離開中原)之後,才會意識到自己是「非中原人」(海島居民、可能有百越或台灣原住民血統)。



註十三:關於創傷經驗、退化至原始防衛機轉,可參見「GGY 如何練成I」(連結)的介紹。Fanon係根據S. Freud的理論描述創傷經驗,筆者認為稍嫌模糊;如果根據M. Klein的理論,我們可以推論:「發現自己不是好人」活化了嬰兒期的被害焦慮(攻擊/害怕懲罰)。亦可參照GGY如何練成II」介紹的自體心理學理論,更可以理解「自身(grandiose self)被否定時,更加緊擁殖民者形象/文化(ideal self)」的心理動力。



註十四:參見GGY的超克」連結註一。



註十五:筆者自小生長在客家庄,每到大型選舉就會聽到耳語:「某某是鶴佬人,不會對客家人好。」而這種耳語常來自於國民黨機構。大學時認識一些原住民朋友,他們也談到類似現象:常有耳語醜化反對派政治人物,稱其必然會壓迫原住民、取消原住民福利等等。然而我們看到:正是在鶴佬人執政時,台灣有了客委會、原民會,有了客家電視台、原住民電視台,還有了桐花祭。參見「從郭冠英事件看『本省人原罪』」(連結)及「誰在挑撥『族群』?誰在消費『階級』?」(by Shinichi



註十六:請參見:郭冠英+盧嘉辰:政治鬼打牆在台灣?! 連結);從郭冠英事件看『本省人原罪』(連結

{###_cliquer/26/1170408589.jpg_###}  
 {###_cliquer/26/1170408587.jpg_###}

漢武帝和匈奴單于。教育和媒體一直告訴我們:漢族文明高尚、異族(?)野蠻陰狠。真的是這樣嗎?


28 則留言:

  1. 很喜歡你這系列的文章,期待後續!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強悍的匈奴的也是客家人, 爾後也許要到匈牙利祭祀家廟,

    是不是衛青橫渡戈壁後,展開了匈奴1邊一國 之旅, 有待追

    尋,不得不佩服台灣人古早有句俚語說,放屎驚死番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文中郭素春的照片就是長得很"土地"的樣子呢....很不精緻的"土味",

    怎麼還會去歧視別人呢.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土生土長台灣人2011年6月9日 下午11:47

    整個部落格幾乎都是用中文書寫,是要給外國人看嗎?

    請問有沒有哪位作者大大能中台語兩種文字書寫?



    一方面讓小小讀者我能獲益良多、大開眼界、增廣見聞,

    還能學到台語文的用法。

    回覆刪除
  5. khiā sì lâu ê pêng iú,



    góa siá chi̍t tōaⁿ lí kam khòaⁿ ū?

    nā sī khòaⁿ bô tio̍h ài kha phah piàⁿ o̍h



    4 樓的朋友,

    我寫這段你看懂了嗎?

    要是看不懂就要認真點學喔

    回覆刪除
  6. 土生土長台灣人2011年6月10日 上午10:27

    5樓的大大,小弟當然看不懂?

    能麻煩您翻譯一下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7. 土生土長台灣人2011年6月10日 上午10:32

    剛問了一下朋友,您已經給我中台對照是嗎,謝謝!



    如果所有文章都能這樣,就真是令人佩服、感激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8. 最近台灣發生好多怪事:

    退休將領說國軍就是中國軍;

    駐外代表不願接待民進黨主席、總統候選人。

    這些應該都是認同問題造成的。

    我覺得這是台灣的一個危機。



    我們台灣必須發展一套多元文化國家認同的論述,

    這論述也必需能將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含納進去,

    能讓所有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包含進去。

    像我們講台語的人都會說我們是台灣人,變成不講台語的人好像不是

    台灣人。連“台語“都隱射了其他像客家話、原住民語言、中文都不是

    台灣人講的話。



    如果我們不發展這套論述,台灣是處於危險地帶。



    中國國民黨必須將自己定位清楚,

    他到底是要當中國的中國國民黨,

    還是台灣的台灣國民黨。

    中國國民黨到現在都還是有以後可能在台灣生存不下去的危機,

    因為台灣意識只會越來越高。

    我想國民黨對這個是有體認的,也應該是中國國民黨現在一直要巴住

    中國意識的一個原因。

    所以當台灣意識抬頭的時候,中國意識就會被衝擊出來,可能一有機

    會就會把台灣推向中國了。

    回覆刪除
  9. 其實我覺得蓬萊仙島這個名稱倒是還好

    畢竟在神話傳說中徐福就是因為沒有找到蓬萊

    而去了扶桑

    這傳說還蠻符合"中國自古都和台灣沒有關係"



    當然我想把台灣稱作蓬萊是有硬套關係的意味

    畢竟傳說中這仙山在渤海

    又從岸上就能看到 實在不可能是台灣

    回覆刪除
  10. 「台語」一詞本身就有先天上的缺陷,一直到現在,事實上還是常被人拿

    來做為操作的議題。



    不過我發表這樣子的意見,常常會被人貼標纖,事實上我是深綠的。我只

    是覺得,留一個這樣子的把柄給人操作,很不值得。



    台灣的群族對立,政客或[及]中國在操弄,這是肯定的。但也別忽略了來

    台袓,閩、客械鬥爭地的事實,這些事實雖然到現在已經淡化了,但從族

    譜紀錄及小時候的老年人言談中,隱約還是會發現,這也是原始來台時的

    「敵對」關係造成的(不是歧視),不只是閩對客,客對閩也是一樣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1. 有很多人不敢開口說客家話,再來就是說客家話說到一半改說

    閩南語 ,最後就說台灣話壯膽了。

    族群只要多就會有統戰發生,還發生過禁止客家人來台灣呢。

    只要閩南話,把竹東ˋ 國姓ˋ美濃 桃園客家重鎮逐年併吞 ,

    剩下的就好辦 而且客家話認證與客家文化也可以停辦。

    不少都是說閩南話的為了生意上的事內鬥 ,客家人不想惹事就

    離開了 , 造成了客家委員會要負擔很多客家人的蚊子館,客

    家人一天到晚說搬家就搬家,台灣負擔不輕啊.並非要疏遠 反

    正客家搬光 閩南趁空虛大肆進駐 很正常 在中國就已經有 閩粵

    不合了,一但,客家娶閩南, 閩南媳婦說台灣話 公婆也對媳

    婦說台灣, 這對台灣話有幫助非壞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2. To 滅飛m



    > 有很多人不敢開口說客家話



    的確有這種情形,所以台灣客家話要和台灣福佬話相比較的話,更接近滅

    絕的嚴重情況。



    這一方面是以前被強推「國語」的關係(我就是正處於在學校說母語會被

    處罰的年代),一方面是族群數量本就佔少數,為了現實生存不得不如

    此。尤其是北部,情形更嚴重,這也是客家族群一直很擔心的問題。



    如果說客家人心甘情願被同化,這我沒話說(例如福佬客),但如果是因

    為數量形態上的問題被「同化」,這個就不正常了。



    客語委員會是好是壞還很難說,因為公家做事常離民意有距離,況且納入

    公家單位的時候,他的做法會有一定的政治力在影響者。還是得在位階較

    高的法律上明訂保護。



    站在一個國家的立場,全世界各民主國家幾乎保護都來不及,不會用「同

    化」這種方式來運作的,這樣歷史已告訴我們,最後問題還是會爆發出

    來,到時恐怕不是有幫助,反而又多了一個被人利用來操弄的議題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3. 德國人殺猶太人,只奪去他們的生命,

    蒙古人征服歐亞,只毀壞他們的城池,

    亞歷山大大帝踏遍西亞,只佔領他們的領土,

    羅馬帝國雄據西方,只收取他們稅金,



    而中國奪走的,

    是他們所到之處的文化,

    然後,讓他們生生世世都認為自己是「中國人」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4. 版主:如果我像楊渡或陳文茜一般,在網路上胡說八道還有錢

    拿,我也可以寫漢字、台語文、客語文對照的文章。



    這個邏輯,聽不太懂!

    意思是說,有錢拿,再用台語文寫作嗎?

    回覆刪除
  15. chin kán-tan chi̍t-ê siūⁿ-hoat

    chí-iàu sêng-jīn Tâi-gí, Hakfa, Paiwan, Bunun, Amis, Siraya...

    lóng-sī bô-kâng ê gí-giân hē-thóng , tō ē-sái lí-kái Tâi-oân

    gí-bûn su-siá ê pit-iàu, in-uī hàn-jī bô hoat-tō͘ piáu-sī jīn-hô

    chi̍t-ê gí-giân.

    Hakka hiong-chhin nā kám-kak pī lâng ap-pek, su-iàu--ê eng-kai

    sī khiā chhut-lâi pó-hō͘ ka-tī ê gí-giân, thui-kóng ka-kī ê

    bó-gí, kà ka-kī ê gín-á kóng bó-gí. m̄-sī the̍h kûn-thâu-bó phah

    lēng-goā chi̍t-ê beh sí tōng-hàiⁿ ê gí-giân.

    Muí chi̍t-ê chok-kûn lóng chù-tiōng ka-kī ê bó-gí, mài phìⁿ-siùⁿ

    pa̍k-lâng ê gí-giân, sīn-chì goān-ì o̍h tuì-hong ê oē, ū siáⁿ-mi̍h

    bô-hó leh?

    回覆刪除
  16. 有很多人國語是日本話因為那時候還是農忙時代, 大都是都

    待在客家庄發展而且成群結隊的孩子幾乎都是在外面玩 乃至於

    成人後都能讓客家話在生活環境中留了下來, 不難想下現在的

    孩子王都是家裡跟電腦談情 ?當國語改成了中文後, 工商逐漸

    起飛,碰上客家子弟不爭氣讓客家的阿眉紛紛嫁出去 ,自己

    又往外遷到老了才歸鄉,流失更快 ,除非子孫給外婆與奶奶帶

    大否則客家話就真的全部就退化了. 不過說中文就算了,說台

    灣話那就 奇怪了, 可能真的數量就是多寡問題了, 閩南的人

    在客家庄日子久了,也會客家話,除非客家人用台灣話與女婿

    媳婦聊天。

    過些年候客家話還能存在可能是奇蹟吧. 當前警廣的客語教學

    電視台的來怡客也是白搭 ,不管是誰只要人一多都有一種傲

    慢 。早有耳聞客家話四縣腔是台灣主流的客家話,剩餘的都

    是奧客,如果不是四縣就會被說強勢喔, 四縣沒有繳稅嗎 大

    家都是天龍掛的嗎?相對的台語新聞也不曾出現客家話,要是

    證嚴法師是用客家話(非配音)講靜思語,不知道會整樣子。

    回覆刪除
  17. To 滅飛:



    > 早有耳聞客家話四縣腔是台灣主流的客家話,

    > 剩餘的都是奧客



    有嗎?我倒是不覺得,因為兩處客家庄都曾長住。不過同是客家話,講快

    的話也是不容易聽懂就是了,一次接觸的甚至聽不懂。



    BTW,我的家鄉的主要用語仍然是客家話,而不是「國語」。小孩子也多

    數講客家話,因為要和家裡大人溝通,不講客家話沒有辦法溝通。對小朋

    友,我們也盡量以客家話和他們交談

    回覆刪除
  18. [使用漢羅式試翻寫15樓全羅式的台語白話字文]:

    真簡單1个想法

    只要承認台語、客話、Paiwan, Bunun, Amis, Siraya...

    攏是無仝ê語言系統,tō會使理解台灣語文

    書寫的必要,因為漢字無法度表示任何1个語言。

    Hakka鄉親若感覺被人壓迫,須要的應該是徛出來保護

    家己ê語言,推廣家己的母語,教家己的囝仔講母語。

    毋是提拳頭母拍另外1个欲死tōng-hàiⁿ(華:處於彌留狀態)的語言

    每1个族群攏注重家己的母語,[勿要]鄙相別人的語言,甚至願意

    學對方的話,有啥物無好咧?

    回覆刪除
  19. To 台語書寫,



    我們用的客語,載體是漢字,目前沒有很困難之處,但發音另有一套,那

    是另外一回事。



    「壓迫」之說,如果在沒有保護之下,佔多數的族群定然是會推擠到佔少

    數的族群的語言,所以,沒有保護,當然不好,就如同強推「國語」,母

    語沒有受到保護一樣是不好。



    如果一方面說用全羅並沒去壓迫他人,另一方面又說用漢字是被殖民奴、

    是中國人,那麼我就不清楚這種兩手策略到底意指為何了?

    回覆刪除
  20. > 我懷疑:到底有多少客家人原住民對「台語此一霸權稱呼」感到不安?

    > 或者這都是殖民政權塑造的假象?!



    的確有不少人對此認為不平等(不是「不安」,這樣的意念飛躍可能太政

    治了)。不平等的原因在帶「台語」專指台灣福佬話先天上就有排斥意,

    而不是在什麼「霸權」。如果硬要說什麼「不安」,是不安走了一個「國

    語」又來了另一個「國語」。



    殖民指的是主權支配性,不能泛殖民化,否則會沒完沒了。就像最後推得

    原來全世界的語言是發源於非洲的,那麼是誰殖民誰呢?



    只要是自主決定的就不能冠上殖民的帽子,像日本韓國的漢字是他們自主

    決定收錄的,不受他主權支配,這就不能認為是「殖民」。



    這種二分法論述(對不同意見就分類到另一極端的位置去),我個人認為

    並不是民主成熟的做法。



    不過,我的意見也表達清楚了,如果認知差距太大就不多打擾,畢竟這是

    各位的 blog(或許還是付費的)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1. 不知道格主把羅肇錦說的話拿來和我討論的用意是?我已經說過了,不是

    不安也不是霸權,現在你反而把這兩句套在我頭上來用了,我正是在說明

    這樣的子「飛躍」是不妥的,挖個陷阱給我跳,用話術來代替討論。



    格主要批羅可以大作文章,他不是我,我也不是他,無需把他的意念套在

    我頭上。



    > 您提到的不安從何而來,



    我的不安是被你硬逼出來的。我本來就沒這個意思。



    > 難道不是誤會或統治者的挑撥?



    你這樣說實在是太看不起人了。我已經明白了說了「台語」一詞,先天上

    就有排斥意,如果說台灣人專指台灣福佬人,這樣會不會有排斥意?道理

    是一樣的。



    你說的其他論述我都尊重。但以上的話離我的意思太過偏差,有入人於罪

    的嫌疑,不得不表白一下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2. 我很認同這篇文章說的,中國國民黨當時來台的心態是殖民心態,他

    們也很"認真"的實施了語言同化的政策。



    可能這邊有不少人跟我一樣,小時候都認為自己跟對岸的中國人是同

    一國人。後來才慢慢的有台灣意識的抬頭。



    我小時後在家裡是講台語,我的長輩也都是,中文我是到學校才學

    的。但我的台語現在講的非常不好,從這裡其實可以看出語言同化的

    效果。我現在是在努力的復習我的母語。



    但語言作為一個國家認同的論點,其實很不適合台灣。因為台灣有太

    多不同的語言。從這些回應就可以看出來,用語言來論述國家意識,

    可能會造成更多的爭執,而且也將排擠某部份的台灣住民。



    再次強調,我很認同版主說的中國國民黨的殖民心態,也認同殖民者

    以語言來同化被殖民者的論點。



    也許我們可以考慮的是德國與奧地利模式,不以語言做國家論述,而

    是以國號做國家論述。中華民國必須要改名,因為這個名字有太多包

    袱而且不被很多台灣住民認同。當然改名會遭來中國及美國的反對,

    可以做的第一步可能就是聲名放棄中國領土、並修改相關憲法,而先

    不改國名。一旦放棄了對岸領土,未來改國號就更有基礎。



    一旦象徵性的符號改變、制度的更改,我相信制度裡的人的心態跟行

    為模式就會改變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3. 希望明白人越來越多,我以身為台˙灣人為榮

    回覆刪除
  24. 一些都已自認母語不太輪轉的人,還誇誇而談,怪東怪西,怎

    麼都沒怪自己,或怪自己的父母;就像一些自己小孩在外犯

    錯,全把責任推給學校沒教好的父母。

    如果本身能先把母語學好,再推己及人,相信論述會更讓人信

    服。請別像某些劈腿、家暴、婚姻失敗的兩性專家。

    回覆刪除
  25. 樓上的,是"夸夸"其談,不是"誇誇",如果按照你的邏輯,是否得先把你的中

    文學好,再來這邊聒噪一番呢....

    回覆刪除
  26. 麻煩罵罵教育部吧2011年6月25日 上午4:08

    http://dict.revised.moe.edu.tw/cgi-bin/newDict/dict.sh?cond=%

    B8%D8%B8%D8&pieceLen=50&fld=1&cat=&ukey=-

    1303952823&op=&imgFont=1

    回覆刪除
  27. 西片台又重撥坦克大戰,德國人大量招募會英語的士兵影響戰

    情.

    客家人很會說台語, 客閩雙拼的一大堆,有一天可能會反噬.

    在華語迂迴包圍下,多聽數百集至千集 8點檔 學習台灣話 必

    能光復母語.

    回覆刪除
  28. 結果這幾年,大家都不願認真做事,反正吵一吵就有收視,誰

    認真做事多也沒人理,立法院有沒有為民眾好好監督,也沒人

    在意,大家都在看戲。媒體為了迎合民眾口味,一再播放爭吵

    及衝突畫面,人間溫馨的一面呢???? 是乎沒人在意。



    所以民眾越來越怨恨,和善之氣漸漸消失,純樸的台灣民眾何

    時變成這樣?????



    除非民眾覺醒,選賢與能,不再被政治操縱,有認真做事的我

    讓他當選,那他會更認真因為被肯定,做秀的請你下台,因為

    台灣需要用和諧的語言帶我們進步的政治人物,而不是小丑。

    讓我們社會更美好,更安和,無爭吵,更環保,無貪汙。

    回覆刪除